快捷搜索: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

8月12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铝业(ye)、中国人(ren)寿、上海石化等5家公(gong)司(si)分别发布公(gong)告称,申请自愿将其美国存托股份(下称“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这些企(qi)业(ye)为何自美退市?退市后将如何安排?成为了关注焦点。

截图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
五大中企(qi)同时退市
中国人(ren)寿公(gong)告,“公(gong)司(si)拟于2022年8月22日或之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一份25表格,以将本公(gong)司(si)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该等退市预计在25表格提交10日后生效。存托股在纽交所交易的(de)最后日期预计为2022年9月1日或之后。自该日期之后,本公(gong)司(si)存托股将不再于纽交所挂牌和交易。”

中国石油公(gong)告:“公(gong)司(si)拟于2022年8月29日或前后向SEC递交表格25,以将其存托股自纽交所退市。存托股的(de)退市预计在表格25递交十日后生效。存托股在纽交所的(de)最后交易日期为2022年9月8日或前后。于该日期及自该日期之后,公(gong)司(si)的(de)存托股不再于纽交所挂牌。”

中国石化公(gong)告:“公(gong)司(si)拟于2022年8月29日或前后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一份25表格,以将其存托股自纽交所退市。该等退市预计在25表格提交后十日生效。于生效日及自生效日之后,公(gong)司(si)的(de)存托股不再于纽交所上市。”

中国铝业(ye)公(gong)告:“公(gong)司(si)拟于2022年8月22日或前后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一份25表格,以将其存托股自纽交所退市。该等退市预计在25表格递交十日后生效。存托股在纽交所交易的(de)最后日期为2022年9月1日或前后。于该日期及自该日期之后,公(gong)司(si)的(de)存托股不再于纽交所挂牌,而此后公(gong)司(si)的(de)美国存托股是(shi)否会在场外交易市场上交易, 将取决于股东和独立第三方的(de)行动,不涉及公(gong)司(si)的(de)参与。”

此外,8月12日,上海石油化工股份在港交所公(gong)告称,公(gong)司(si)已于2022年8月12日通知纽约证券交易所公(gong)司(si)拟根据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经修订)自愿将代表公(gong)司(si)H股的(de)美国存托股份从纽交所退市,并在法律条件成熟后撤销注册及终止其对(dui)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de)报告义务。

披露退市原因
可以看出,5家公(gong)司(si)在公(gong)告中披露的(de)退市原因基本一致,主要有两条:
其一,美国存托股占公(gong)司(si)H股及总股数比重较小,交易量与公(gong)司(si)H股全球交易量相比较低。
其二,维持美国存托股在纽交所上市和该等存托股及对(dui)应H股在美国证交会注册并遵守美国证券交易法规定的(de)定期报告及相关义务,所涉及的(de)行政负担和成本较大。
此外,中国石油还表示,公(gong)司(si)从未使用纽交所二次融资功能,且联交所和上交所具有较强可替代性,可满足公(gong)司(si)正常经营的(de)筹融资需求。
众所周知,自今年3月份以来,美国监管部门通过所谓的(de)《外国公(gong)司(si)问责法》,先后将159家中概股列入了“预摘牌名单”。
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人(ren)寿、中国铝业(ye)、上海石化等企(qi)业(ye)本次批量申请退市,是(shi)自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被迫退出美国证券市场上的(de)又一重大事件。
五家企(qi)业(ye)后续安排
上述五家企(qi)业(ye)将采取哪些具体安排,公(gong)告中也均予以披露。整体来看,五家企(qi)业(ye)的(de)时间(shijian)安排并不一致,但都集中在今年8月。
中国铝业(ye)、中国人(ren)寿拟于8月22日前后,上海石化拟于8月26日前后,中国石化、中国石油拟于8月29日前后,分别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相关文件,退市预计在文件提交后10日生效。
而从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后,上述五家企(qi)业(ye)存托股将在哪继续保持交易?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部分企(qi)业(ye)也进行了说明。据了解,中国石油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后,将继续保留联交所和上交所作为公(gong)司(si)股票的(de)交易市场。存托股持有人(ren)可以将存托股换回H股在联交所交易。
而中国人(ren)寿在美国存托凭证项目终止及存托股及其对(dui)应H股撤销注册后,该公(gong)司(si)未计划寻求将其H股在美国其他(ta)全国性证券交易所进行上市或注册或在美国寻求对(dui)其H股的(de)报价。该公(gong)司(si)H股将会继续在香港联交所进行交易。
不过,值得一提的(de)是(shi),上述企(qi)业(ye)也指出,在上述提交生效之前,公(gong)司(si)保留其延迟或撤回上述提交的(de)所有方面权利。
胡锡进谈多只央企(qi)退出美股市
对(dui)此,胡锡进点评道:一定要准确认识它(ta)们(men)从美国退市的(de)含义,既不低估也不高估其意义。



胡锡进曾任《环球时报》总编辑,2021年12月16日,他(ta)发文宣布退休。
证监会回应:尊重企(qi)业(ye)作出的(de)决定
对(dui)于个别中国企(qi)业(ye)宣布启动自美退市,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ren)表示:

我(wo)们(men)注意到了有关情况。上市和退市都属于资本市场常态。根据相关企(qi)业(ye)公(gong)告信息,这些企(qi)业(ye)在美国上市以来严格遵守美国资本市场规则和监管要求,作出退市选择是(shi)出于自身商业(ye)考虑。这些企(qi)业(ye)都在多地上市,在美上市的(de)证券占比很小,目前的(de)退市计划不影响企(qi)业(ye)继续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融资发展。
中国证监会尊重企(qi)业(ye)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按照境外上市地规则作出的(de)决定。我(wo)们(men)将与境外有关监管机构保持沟通,共同维护企(qi)业(ye)和投资者合法权益。
驻香港的(de)华盛证券研究部经理余石麟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如公(gong)司(si)公(gong)告和证监会的(de)回应,这几家上市公(gong)司(si)在纽交所交易量比较小,融资功能不突出,而为维持在美国上市却要付出更多的(de)工作或费用,得不偿失。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确实是(shi)企(qi)业(ye)自愿退市行为,与美国在金融市场上对(dui)中概股的(de)打压无关。不过,余石麟表示,在美国加大打压中概股的(de)背景下,五家公(gong)司(si)的(de)行动可以提前规避一些风险。他(ta)认为,随着美国对(dui)中概股监管政策趋严,中企(qi)所面临的(de)审计风险会加大,涉及到企(qi)业(ye)需要付出的(de)审计成本以及数据安全的(de)风险都不容忽视(shi)。余石麟说:“如果美国加大对(dui)中企(qi)会计审查,或必须由美国公(gong)司(si)或者在美国的(de)会计师事务所去执行的(de)话,那么对(dui)上市公(gong)司(si)将产生一个非常昂贵的(de)费用支出。权衡利弊,这些公(gong)司(si)已没有维持在纽交所上市的(de)必要。”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五家企(qi)业(ye)的(de)退市选择是(shi)理性的(de),未来或有其他(ta)中企(qi)做出同样的(de)选择。他(ta)认为,美国出于政治目的(de)打压中概股的(de)行为会影响美国证券市场的(de)信用,因为一个掺杂了政治目的(de)的(de)金融市场,也会让其他(ta)外国企(qi)业(ye)有所顾忌,最终影响美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上的(de)影响力。
(小康头条综合证监会网站(wangzhan)、长安街知事、环球时报、每日经济新闻(xinwen)、财联社、胡锡进微博)
编辑:王芳
校对(dui):田苑淯颖
审核:龚紫陌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2626人留言! 共有:2626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