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书单 健身内外,如何理解身体的(de)历史与哲学

原创 郭瑞东 集智俱乐部
导语
信念可以有很强的(de)韧性,即使在面对(dui)反证时也不会轻易放弃。信念可以指导一致行为和判断的(de)好(hao)处,但也可能对(dui)个人(ren)、自然和社会产生破坏性的(de)后果。例如,病态的(de)信念可以导致精神疾病,认为犀牛角是(shi)春药的(de)信念可能会使一个物种灭绝,关于性别或种族的(de)信念可能会助长歧视(shi),而对(dui)阴谋论的(de)信仰会破坏民主。
7月18日发表于PNAS的(de)研究提出了一个统一的(de)框架,说明自我(wo)放大的(de)反馈如何在从神经元网络到社会系统的(de)层面上塑造信念的(de)惯性。持续接触反面证据可以颠覆僵化的(de)信念,但需要有组织的(de)理性推翻,就像认知行为疗法治疗病态信念或受制度控制的(de)歧视(shi)以减少种族偏见。非黑即白的(de)思维是(shi)形成与精神障碍以及偏见和阴谋思维有关的(de)弹性信念的(de)主要风险因素。这种二分法思维是(shi)缺乏认知资源的(de)特征,可能会因压力而加剧。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阴谋思维和精神障碍往往在危机期间达到高峰。一个推论是(shi),解决诸如贫困、社会分裂和缺乏教育等社会因素可能是(shi)防止僵化信念出现的(de)最有效方式,从而防止从精神障碍到偏见、阴谋论和后真相政治等问题。
研究领域:复杂科学,认知
郭瑞东 | 作者
邓一雪 | 编辑
论文题目:
Belief traps: Tackling the inertia of harmful beliefs
论文链接:
https://www.pnas.org/doi/10.1073/pnas.2203149119
1. 危险的(de)信念僵化
你(ni)认为下图所绘是(shi)鸭子还是(shi)兔子?汝之选项,即为汝之信念。若无信念,个人(ren)将无力生存。然而,有时即使信念带给你(ni)切肤之痛,却依然甘之如饴。这样僵化的(de)信念,于是(shi)变得值得个人(ren)及社会注意并警惕。
社交网络极化现象的(de)背后,使个人(ren)所秉持信念的(de)越发僵化。在这个变化越来越快的(de)时代,每个人(ren)所秉持的(de)信念,理应随着新证据的(de)积累而改变。若是(shi)越来越多的(de)人(ren)的(de)信念始终固化,那么社会的(de)群体利益就会受损,例如拒绝疫苗等防疫措施威胁了全社会的(de)发展和所有成员的(de)生命健康;随之而来的(de)阴谋论盛行,更是(shi)不利于社会的(de)持续发展。
对(dui)于僵化信念的(de)研究,传统上分散在各个学科。例如精神病学关注幻觉和精神疾病的(de)关系;社会学会研究错误的(de)信念如何在社交网络上传播;脑科学关注信念产生时的(de)神经活动。PNAS的(de)论文“信念陷阱,追踪有害信念的(de)惰性效应”,以动力学模型为蓝本,从复杂科学的(de)视(shi)角提出信念产生和改变的(de)模型,不仅能解释观察到的(de)心理现象,还提供了应对(dui)有害信念,以及一般意义上的(de)“非黑即白”式思考的(de)策略。
2. 信念何时变得摇摇欲坠,何时变得不容置喙
动力学理论中,吸引子是(shi)系统演化到稳定状态时所处的(de)点。对(dui)应到信念的(de)语境下,可以将两个对(dui)立的(de)信念看成是(shi)两个吸引子,根据证据支持信念的(de)多少,以及信念的(de)真假可以分为下图所示的(de)五种状态。自上而下看,第1和第5个图,分别对(dui)应稳定的(de)虚假和真实信念;第2和第4个,对(dui)应由于与当前信念相反的(de)证据累积,处于对(dui)当前信念将信将疑的(de)状态;而中间第3个图,对(dui)应的(de)是(shi)持不同信念的(de)人(ren)群自说自话,两种信念都相对(dui)稳定的(de)状态。图1 动力学视(shi)角下的(de)群体信念状态示意图

图1 动力学视(shi)角下的(de)群体信念状态示意图


在上述视(shi)角下,确认偏差(Conformation Bias)的(de)影响,可以看成是(shi)基线状态下,接受的(de)证据对(dui)信念的(de)影响不对(dui)称,如下图B所示。而面对(dui)非黑即白的(de)议题,导致信念改变的(de)证据数量曲线,也变得更加陡峭。这解释了为何有些人(ren)会在面对(dui)和自己信念相反的(de)观念时嘴硬,即证据导致的(de)信念改变滞后于证据的(de)积累。图2 动力学视(shi)角下对(dui)确认偏差

图2 动力学视(shi)角下对(dui)确认偏差


造成僵化信念的(de),还有社交网络的(de)影响。每个人(ren)的(de)信念都受到其所处社交圈的(de)影响,在不断社交过程相互“传染”。且由于个人(ren)希望其世界观和收到的(de)信息相符,以避免“认知失调”。随着越来越多的(de)同龄人(ren)持有一种特定的(de)信念,偏离的(de)代价就会上升,从而驱使更多的(de)同龄人(ren)持有同样的(de)信念。如图3所示。图3:两群有着不同信念的(de)人(ren),由于相互联系的(de)缺少导致信念在群体内的(de)自我(wo)强化

图3:两群有着不同信念的(de)人(ren),由于相互联系的(de)缺少导致信念在群体内的(de)自我(wo)强化


3. 如何应对(dui)僵化的(de)信念
由于僵化信念的(de)产生有着复杂的(de)社会原因,因此应对(dui)之道也应多管齐下,在不同尺度展开。在个人(ren)层面来看,鼓励个人(ren)对(dui)现象产生多样化的(de)解释,能够促使个人(ren)避免处在信念适应性景观的(de)”吸引子状态“。从社会层面,当缺乏认知资源时,非黑即白的(de)思维更容易发生,这种情况与压力以及教育背景差有关。这意味着解决诸如医疗保障、全民基本收入等问题,能避免个人(ren)处在心理压力过大导致的(de)隧道效应而变得视(shi)野狭窄,减少僵化信念产生的(de)几率。图4:导致僵化信念自我(wo)强化的(de)循环:僵化思维导致本该行使职能的(de)机构失效,进而促成不平等、贫困、社会极化和冲突,这反映在个人(ren)层面就是(shi)压力增大,最终加剧非黑即白的(de)思维方式,导致更僵化的(de)思想形成,而通过教育提供的(de)认知资源,能够减少非黑即白的(de)思维,从而带来理性的(de)反应。

图4:导致僵化信念自我(wo)强化的(de)循环:僵化思维导致本该行使职能的(de)机构失效,进而促成不平等、贫困、社会极化和冲突,这反映在个人(ren)层面就是(shi)压力增大,最终加剧非黑即白的(de)思维方式,导致更僵化的(de)思想形成,而通过教育提供的(de)认知资源,能够减少非黑即白的(de)思维,从而带来理性的(de)反应。


总结来看,虽然信念是(shi)健康认知的(de)必要因素,但僵化的(de)信念是(shi)人(ren)类在个人(ren)和社会层面面临的(de)一些最具破坏性问题的(de)基础。对(dui)于如何应对(dui)有害信念,有两个核心要素:
1)减少特定有害信念的(de)韧性(resiliense)需要持续接触相反证据,这通常需要有组织的(de)理性反驳,例如权威媒体的(de)持续宣传。
2)可以通过改善教育和减少社会压力以减少普遍的(de)僵化信念。
同时,值得考虑的(de)是(shi),社会对(dui)证据的(de)普遍相关性持有的(de)态度可能会对(dui)信念的(de)僵化而改变。事实上,认为信念应该根据证据而改变的(de)“元信念”的(de)力量,似乎可以预测人(ren)们(men)对(dui)阴谋论、道德、政治和宗教观点以及对(dui)科学的(de)态度。这种信念会如新陈代谢一般,可能随着时间(shijian)的(de)推移而改变。事实上,没有事实、后真相的(de)政治论证浪潮表明,情感和推理之间的(de)平衡正在发生变化,这是(shi)比僵化信念本身更值得警惕的(de)。
论文 Abstract
Beliefs can be highly resilient in the sense that they are not easily abandoned in the face of counterevidence. This has the advantage of guiding consistent behavior and judgments but may also have destructive consequences for individuals, nature, and society. For instance, pathological beliefs can sustain 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belief that rhinoceros horn is an aphrodisiac may drive a species extinct, beliefs about gender or race may fuel discrimination, and belief in conspiracy theories can undermine democracy. Here, we present a unifying framework of how self-amplifying feedbacks shape the inertia of beliefs on levels ranging from neuronal networks to social systems. Sustained exposure to counterevidence can destabilize rigid beliefs but requires organized rational override as in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pathological beliefs or institutional control of discrimination to reduce racial biases. Black-and-white thinking is a major risk factor for the formation of resilient beliefs associated with psychiatric disorders as well as prejudices and conspiracy thinking. Such dichotomous thinking is characteristic of a lack of cognitive resources, which may be exacerbated by stress. This could help explain why conspiracy thinking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tend to peak during crises. A corollary is that addressing social factors such as poverty, social cleavage, and lack of education may be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prevent the emergence of rigid beliefs, and thus of problems ranging from psychiatric disorders to prejudices, conspiracy theories, and posttruth politics.
原标题:《如何应对(dui)非黑即白的(de)僵化信念?PNAS认知复杂性新模型的(de)启示》
阅读原文
书单 健身内外,如何理解身体的(de)历史与哲学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1650人(ren)留言! 共有:1650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